了解世界 從這里開始 湖南法制網-湖南法制綜合網

滴滴順風車事件:浙江省高院再審認定的債權人,卻被江西縣級市檢方公訴為“詐騙”、“行賄”:一樁跨省借款糾紛案件的背后

2019-06-07 02:09 網絡整理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吳小飛 2019年1月9日,一起刑事案件在江西省宜春市代管的縣級市高安市人民法院開庭,浙江義烏人楊興元被高安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高安檢方認為,楊興元在一起債權求償過程中,涉嫌“詐騙”、“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請求依法判決。

這起案件所涉及的債權求償,法律上的債權人為自然人楊尚琴,債務人為高安市蓮花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蓮花地產)。該債務糾紛最早始于2007年,債權人起訴后的2011年至2014年,經浙江省三級法院審理,均判決蓮花地產需支付楊尚琴900萬元借款及利息。

然而時隔兩年后的2016年,江西省高安市公安局經偵大隊在蓮花地產法定代表人饒光輝的舉報下,“查證”楊興元涉嫌詐騙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對楊興元及其姐夫楊尚琴二人進行網上追逃,并逮捕了楊興元。不得不提的是,舉報人饒光輝曾經是高安市公安局交警大隊副隊長。

這個債權人身份大翻轉的案件,背后種種,令人瞠目結舌。浙江三級法院均判決勝訴的債權人及案件第三人,在案件執行多年后,為何卻突然成為了詐騙嫌疑人?江西高安公安局的公職人員,為何能長期持續在職經商?公訴方的檢察官,又如何能以“放人”為條件,為涉案企業與楊興元家屬談判?

債權人反被訴詐騙、行賄

2017年9月8日,浙江義烏人楊興元,被江西省高安市公安局以涉嫌詐騙罪為由刑事拘留。在這之前的2016年8月11日,高安市公安局還曾派經偵大隊警官鄒巖等人帶刑事傳喚書前往義烏傳喚楊尚琴,并意欲將楊尚琴帶往高安,因其據理力爭而未被帶走,但是楊尚琴卻成為了被“網上追逃”的“逃犯”。

這兩個原本該在原告席的人,卻身份大反轉,成了“犯罪嫌疑人”,到底發生了什么?

2005年11月,楊興元在朋友的介紹下,向法定代表人為葉榮興的義烏市保興汽車銷售有限公司(下稱:“保興汽車”)提供資金借貸。2005年11月—2007年11月的兩年間,楊興元以月息7.5%的標準,累計向保興汽車提供借款總額約6923萬元。

據楊興元之子楊振華介紹,2007年7月,保興公司開始出現償付利息不及時的情況,在索債未果且保興公司無資產可供償付的情況下,楊興元打算起訴求償。為了免于訴訟糾紛,保興汽車提出,以葉榮興同樣任法定代表人的江西省高安市的蓮花地產為通道,將部分債務轉移。

“保興汽車已經沒有資產能夠償還借款了,但是蓮花地產是個房地產公司,就算以后打官司,也有可供執行的資產”。楊振華向經濟觀察網記者解釋上述做法的緣由。

具體的操作方式為,楊興元用其舅子方紅兵、姐夫楊尚琴的名義,于2007年10月,先后分兩筆三次,把共計2700萬元打到蓮花地產賬戶。蓮花地產再把錢轉給保興汽車,最后轉至葉榮興賬戶。如此一來,原來由保興公司對楊興元的債務,就轉為了蓮花地產對以楊興元為最終債權人的數個賬戶名下的債務。

2007年11月8日,保興汽車因非法吸收公共存款被查,法定代表人葉榮興竄逃。2010年3月11日,葉榮興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義烏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7年。

2011年,楊尚琴就以其名義借出的900萬元,向義烏市人民法院起訴,要求蓮花地產歸還借款本金人民幣900萬元及利息。從2011年—2014年,此案先后經過義烏市人民法院、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及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一審、二審和二審再審,均判決蓮花地產支付楊尚琴借款人民幣900萬元及逾期利息。

但是在兩年后的夏天,事情卻發生了變化。

根據高安市公安局2019年2月22日出具的《信訪事件處理意見書》高公(信)答復字(2019)10號,高安市公安局稱:2016年7月4日,高安市公安局經偵大隊接到高安市蓮花公司法定代表人饒光輝報案,內容為:2011年3月,楊尚琴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伙同他人以一張不真實的借據起訴高安市蓮花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導致法院錯誤判決、查封、凍結蓮花公司店面、商品房(價值1700余萬元)并劃走300余萬元現金。接到報案后,高安市公安局經偵大隊當日受理初查,并派偵查民警鄒巖等人前往義烏調查取證,在義烏市公安局經偵大隊的協作下,調取了相關證據后,有證據證明蓮花地產被詐騙的犯罪事實成立,且要追究相關人員的刑事責任。2016年8月3日,高安市公安局正式立案。

2016年8月23日,高安市公安局將涉案的楊興元、楊尚琴進行網上追逃。2017年9月7日,楊興元被杭州公安抓獲,第二天移送高安市公安局。

法制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轉載 湘ICP備06004949號 網站維護:湖南法制網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式